關於部落格
生活就是要被紀錄 否則記憶終將變得斑駁
  • 2214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血鑽石(Blood Diamond)





索羅門被強行從家鄉帶走  

前往一座採鑽場工作  

而且他找到了一顆世上罕見的鑽石原石

並藏起來  因為他知道如果這件事被人發現

一定會惹來殺人之禍

但是他也知道這顆鑽石

不但能讓他的妻女脫離貧窮

也能拯救他的兒子狄亞

丹尼艾奇是專門用鑽石

交換軍火的走私販

當他在入獄得知索羅門

把這顆鑽石藏起來

就知道這是畢生難逢的大好機會 足以讓他離開非洲  脫離充滿暴力和貪污腐敗的環境

一名充滿理想美國女記者曼蒂鮑恩

(珍妮佛康納莉飾)前往獅子山

共和國企圖揭發鑽石公司為了利益

犧牲人命的真相  她找到丹尼艾奇

 希望他能幫助她調查這件事  

但是她很快發現  

其實他才需要她的幫助

艾奇和索羅門在曼蒂的協助下  企圖穿越有喪命危險的叛軍地盤

艾奇需要索羅門找到

價值連城的粉紅心鑚  

但是索羅門卻想要找到

更珍貴的東西…他的兒子 

索羅門凡迪是受當地叛軍

「革命聯盟陣線(Revolutionary United Front)」

欺壓「收割」的老實人  原本過著純樸的漁夫生活  努力工作養家活口  

希望能培植自己的兒子迪亞成為醫生  這樣淡薄又腳踏實地的生活  

這一點點希望  在這等戰火連年的人間地獄卻是種奢求

以他耿直的性格和樸拙的才幹  若非遇上八面玲瓏的滑頭商人丹尼艾奇

要想與妻女團圓  並深入虎穴救回兒子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  

在現實世界裡  這樣的貧苦老百姓受了R.U.F.這等惡勢力的剝削欺凌  

能保住性命就該偷笑了  要想找回家人  懲治惡人  

再像片尾那樣衣著光鮮地向西方國家作證揭發「血鑽石」祕辛

在眾人的掌聲中發表心聲  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在一望無際的非洲大草原  交雜了獨特非洲音律的恢弘配樂  

朝陽夕日美景以及熱帶風光的視聽包裝下

《血鑽石》所講述的是一個再沈痛不過的故事

感謝編導給了索羅門這種純樸可憐的老實人角色一個不錯的結局

讓這齣悲劇不至於悲到家  也給予銀幕前的人們一絲希望  

在艱困的非洲  或許也只有這一絲希望能為人們帶來轉機吧



轉載自中時部落格

血鑽怨靈
 文/林深靖 

這是第一夫人吳淑珍不可錯過的一部電影:《血鑽》(Blood Diamond)

在國務機要費偵查過程中浮現的那顆百萬級蒂芙尼鑽戒  於今行蹤成謎

夫人也許可以不告訴我們鑽戒的去處  但是  透過這部電影

我們可以告訴她鑽戒的來源……


血鑽石的背景是一九九O代末期的獅子山共和國  當時  

為了搶奪鑽石礦的開採權和走私的管道  獅子山爆發內戰

光是一九九七年到二OOO  在戰亂中死亡的就高達七萬五千人

這一部電影印證了流傳於黑暗非洲的一句警語:

「如果你要活得久,鑽石千萬碰不得」(If you want long life,never touch the diamond!)

其實  在非洲的主要鑽石礦藏所在國家  如獅子山、安哥拉、剛果民主共和國

戰火綿延  砲彈與血肉齊飛  鑽石的開採提供了打仗所需要的武器

買了武器又來搶奪鑽石開採的權利  如此循環反覆

哪一塊鑽石能不沾上黑錢與黑人紅色的血跡?


二OOO年七月五日  聯合國通過1306號決議案  全面禁止獅子山的鑽石出口

彼時  獅子山的內戰已打了將近十年  政府軍和反抗軍的武器

主要都是靠賣鑽石去換取



獅子山共和國位於西非大西洋沿岸  一八O八年就成為英國的殖民地

早年有無數的原住民被英、美的奴隸販子送上奴隸船  在美洲大陸成為任人宰割的黑奴

直到一七八七年  反黑奴的英國左翼團體集資買下沿海的土地  

被林肯總統解放的黑奴才得以離開美國  回到獅子山聚居

一九七一年的一場軍事政變  使獅子山脫離大英國協  成為獨立的共和國

然而  英國在獅子山仍擁有龐大的經濟勢力  在政治動盪期間  維護其既得利益乃是首要的考量

因此  英國也正是聯合國1306號決議案的提案人  希望透過禁運制約叛軍的擴張

當然  為了強化禁運制裁的道德合理性  決議案內文也同時要求聯合國秘書長授權組織專家小組

對鑽石換武器的交易展開調查  禁運的效果是有限的  透過賴比瑞亞和幾內亞等鄰國

獅子山的鑽石走私還是可以找到交易的管道  只要黛比爾斯(De Beers)和蒂芙尼(Tiffany)

等鑽石商在媒體上持續大打廣告創造奢華的需求  

明晃晃的鑽石不難找到屬於它的黑市

事實上  獅子山內戰的背景既不是意識型態的鬥爭  也不是族群或地域的衝突

其根源完全是因為敵對的國際珠寶商對鑽石礦藏的競奪


鑽石稀有而昂貴的特質更激發商人的貪婪與無情  他們不僅將商場視為戰場

同時也將戰場視為商場  在無數黑人戰士的屍骨上累積他們的財富

跨國企業也將他們跨國經營的技巧運用到跨越國界的「犯罪經濟」網絡

從獅子山走私出來的鑽石  絕大多數在鄰國的賴比瑞亞交易  

光是賴比瑞亞首府門羅維亞(Monrovia)一個城市

每一年就至少有二億美元的鑽石買賣

鑽石、武器、毒品和洗錢交織成整個黑市的結構
  

鑽石大戶戴比爾斯和拉札‧卡普蘭國際企業(Lazare Kaplan International)

是這一寶石交易系統的最大獲利者  因為  從戰亂地區開採的原鑽  透過走私管道運出

可以讓鑽石企業財團以最低廉的價錢購得成色最佳的商品  也因此可以控制國際鑽石市場

保有最高的獲利空間  獅子山的反抗軍固然靠出賣國家礦藏換取武器

政府軍也好不到哪裡去  總統和他的部長們只不過是一個披著合法外衣的強盜集團

獅子山的公民未曾從政府獲得任何福利或服務  然而它卻是一個受到國際社會承認的合法政權

可以一筆一筆地與加拿大、美國、比利時、英國和南非的採礦公司簽約

整個獅子山「有價值的國土」被一平方米、一平方米地切割出來做抵押

原鑽、紅寶石、黃金、鋁土等礦藏就這樣一點一滴地轉讓、賤賣

 獅子山每年有十億美元的寶石流入國際珠寶市場  而其豐富的鋁礦藏量也影響到國際市場的價格

因此  不僅兩大鑽石集團在此展開血腥的競爭  做為前殖民母國的英國也部署軍力支持當權派

以維持礦藏開採的穩定  複雜無比的外來勢力介入獅子山內戰  使得這個祖先被販賣為黑奴的國家

幾乎看不到任何和平的希望  由於連年戰亂  死傷無數  為了補充兵員  

許多孩子們小小的年紀就被迫武裝  送上戰場  每年的雨季過後  鑽石在雨水沖刷下裸露出來

用很簡單的器械就可以採拾  這時候  娃娃兵又成為最廉價的勞工

有多少美麗的鑽石就這樣沾染了孩子們的血水與淚水!

一九九九年七月  在聯合國的調停之下  獅子山內戰的雙方終於在多哥首府洛梅(Lome)簽訂和約

維和部隊藍盔軍也逐漸進駐  反抗軍首領桑可(Foday Sankoh)也接受安排

以副總統暨國家礦藏資源委員會主席的名義  住進首都自由城的官邸


沒想到桑可將妥協的禮遇位置當真  竟提出重新審定外國公司的採礦權利書

並要求展開新一輪的礦產控制權談判  這樣的提議當然不為利益糾葛的西方國家所接受

桑可的職權逐漸被架空  並與當時的聯合國秘書長安南(Kofi Annan)爆發嚴重的口角

於是  當桑可發現聯合國的一萬三千名藍盔軍竟推進到他原先控制的鑽石產地時  

他重新帶著游擊隊進入叢林  展開地盤保衛戰

二OOO年五月初  桑可反撲  約五百名藍盔軍成為「聯合革命戰線」的俘虜

緊接著  英國派出八百名經過特種訓練的傘兵  活生生逮捕了桑可

然而  獅子山的戰火並不因桑可的落網而終止  桑可不是亂源  鑽石才是

美、英等強權主控的聯合國  若只知將藍盔軍投入殺戮戰場  而不思整治血腥的國際鑽石市場

那麼  在鑽石商唯利是圖的競奪之下  每一顆埋在地底的鑽石都將可能是星星之火


隨時都可能點燃另一場戰爭!

聯合國對獅子山施行禁運制裁的決議  固然是要斷絕戰亂鑽石的貨源
  

但是  如果鑽石商不配合  一切都是徒然  國際特赦組織和「全球證人」

(Global Witness,曾出版一份調查報告,指控 De Beers從「血腥鑽石」獲取巨利)

等人權團體強烈要求鑽石交易應擔負道德責任  美麗高貴的寶石應附加基本的倫理行為法則

兩千年七月十七日  國際鑽石商協會在比利時的安維爾市(Anvers)舉行

為了避免血腥污名破壞了鑽石的市場和行情  會中決議要對出口的鑽石採取國際認證制度

以確保每一顆鑽石都可追溯到其原產地  然而  由於執行上困難重重  技術上也難以突破

這樣的決議大概只能流於「道德的宣示」或「善良的願望」。

我們在此要提醒上流社會的貴夫人們:

愛護動物的人會拒絕貂皮大衣  那麼  如果你珍視人類生命  就拒絕鑽石吧!

否則就讓非洲那無數黑色的怨靈成為附著在你身上的飾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